服装搭配培训_最新服装新闻,品牌大全_奥奇佳服饰网

奥奇佳服饰网是服装电子商务平台,服装批发,服饰批发交易平台,中国服装网免费提供服装批发,服饰批发电子商务供求信息发布平台,免费展示最新最全服装电子商务。

“双面”七匹狼 (图)

作者: 品牌快讯  发布:2020-01-31

  

  

街头的七匹狼公司的专卖店。

  

  

专卖店里时尚的七匹狼运动服饰。

  

一个人两种身份一个公司两个账本一张欠条两次被告

  

与那款经典的七匹狼双面夹克一样,人也具有两面性,而且,随时可能被激发出来。我现在对七匹狼那段‘男人不只一面’的广告词有了更深刻的体会!面对记者和厚厚一沓法院判决书,在沈阳和大连两地经商多年的林良约全无人生40多年来的低调、含蓄和内敛,而且,似乎连他与七匹狼是福建同乡的事实都忘记了。

  

2009年5月至今,从福建到山西,从山东到辽宁,与泉州市七匹狼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匹狼公司)的官司和纠纷时而闪现,七匹狼相信自己,相信伙伴等经典广告词所展现的经营原则和诚信精神正在遭遇部分合作经销商的质疑。

  

两张欠条

  

2010年7月12日,走出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的大门,林良约和妻子柯金珠捧着判决书百感交集。在经历了两次败诉后,这场惟一的胜诉所带来的喜悦似乎并没有维持多久。2009年5月至今,我和家人因七匹狼公司的原因多次成为被告,胜负夹杂的过山车般的经历让我真正见识到了七匹狼的两面性。2005年,林良约与泉州市七匹狼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签订协议,以大连区域一级经销商身份经销七匹狼公司鞋服产品。而他与七匹狼公司说得清、理不乱但就是打不完的官司却是因为两张欠条而引发的。

  

事实上,自从2005年代理七匹狼运动鞋服以来,林良约就发现七匹狼市场认可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到2007年时,库存积压已非常严重,当年8月份,因为资金一时周转困难,经过沟通,七匹狼公司同意只要我们先打个欠条,分期付款就可以发货。于是,2007年8月31日,林良约给七匹狼公司打了一张100万元的欠条。按道理,这张欠条的欠款方应是林良约,借款方应是七匹狼公司,但这张欠条的借款方并非七匹狼公司,而是七匹狼公司一位名叫吴建昌的高管。

  

这张欠条实际上就是打给七匹狼公司的,当时就是为了方便,所以借款方写的是吴建昌,这类欠条经常被用作七匹狼公司与区域代理商之间的一种交易惯例。

  

林良约的说法在记者随后的调查中得到了证实。七匹狼公司高管吴建昌在2009年1月5日曾签署一项声明。声明中称:林良约于2007年8月31日向本人出具的《欠条》上所载的款项,实为欠泉州市七匹狼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的款项。当时因寻求便利,由公司通过本人经手。

  

同样,林妻柯金珠也向七匹狼公司高管吴建昌出具了一张数额为40万元的借据,虽然是借据,其实和我之前打的欠条一样,就是给‘期货定金’一个证明,我们并不是真的从七匹狼公司那里借了100万或者40万元。林良约回忆,2007年9月6日,妻子柯金珠代表他参加了七匹狼公司2008年春夏经销商订货会,并与七匹狼公司签订了2008年的订货合同。

  

我老婆和其他代理经销商一样,在七匹狼公司事先准备好的一份格式借据的落款处签了名。其实就是跟七匹狼预订的2008年春夏产品40万元的定金。林良约说。

  

两次败诉

  

但是,让林良约夫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与七匹狼公司当初约定俗成的这两张欠条,竟在日后把他们推上了被告席。

  

2007年11月,七匹狼公司提出中止与林良约的合作,在随后的对账过程中,前者认为,到2008年8月23日止,后者共欠其113万余元。他们单方面算出来的这113万元欠款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通过日常双方往来账目的核对,我欠他们13万余元货款,另一部分就是我给他们打的100万元订货欠条。

  

林良约告诉记者,对于这113万余元欠款,他只承认13万余元,而那100万元的订货款早在后期双方的日常经营往来中付给七匹狼公司了,也就是说,这13余万元的欠款是在我把那100万元订货款陆续打给七匹狼公司之后算出来的,如果他们再以这个欠条向我索要100万,那不等于把这100万元累计了两次算到我的头上了吗?林良约给记者出示了大量双方往来账目,结果显示,林良约的确按照当初欠条的约定时间,把100万元的订货款打给了七匹狼公司及高管吴建昌名下。其实,我就欠他们13万余元货款,如果把我与七匹狼合作之初预先交给他们的20万元经销保证金算进去,应该是七匹狼公司欠我6万多元才对。为了澄清这100万元欠款被七匹狼公司累计的问题,林良约曾多次到七匹狼公司提出对账,对方根本不搭理我。

  

2009年5月12日福建省晋江市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七匹狼公司与林良约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过开庭之后,七匹狼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吴鸿达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是106万元欠款,并保留对余款的民事权利。

  

此案的关键在于那张100万元的欠条,林良约已按欠条约定的还款计划如期付款,与此同时,由于双方已出现合作裂痕,还款之后,七匹狼公司并未把欠条还给林良约。所以,这张欠条是无效的。作为林良约的代理律师,福建世隆律师事务所的吴建军曾向法院提出,可以由审计部门或会计师事务所理清双方账目来确认这100万元订货款是否已经偿还,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但不知为什么,这种主张并未得到晋江法院的支持。

  

林良约因此败诉,法院最后判决林良约向七匹狼公司给付86万余元欠款。林良约随后上诉至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年6月18日,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合议庭审理后宣布维持原判,林良约再次败诉。

  

一案两告

  

判决书下达后,林良约准备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不过,就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发生了,林良约的妻子柯金珠也成了被告。状告柯金珠的不是七匹狼公司,而是七匹狼公司的高管吴建昌。

  

2010年7月初,吴建昌以个人名义把柯金珠推上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被告席的依据就是那张40万元的借据,除此之外,还有林良约的那张100万元欠条。吴建昌最初是把林良约夫妻俩都告了的。中山区法院的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为了此案,法院曾责成相关人员赴泉州七匹狼公司调查,结果发现,当地法院就林良约的那张100万元欠条已经判决了两次,而且吴建昌本人在当地法院审理该案中曾明确声明这100万元欠款不是欠他本人的,而是欠七匹狼公司的,所以,我们在审理后认为,吴建昌不能以个人名义再向林良约主张欠七匹狼公司100万元货款,即使他有这个权利,也是一案两告,法院最后驳回了这个100万元欠条的诉讼请求。按照吴建昌的个人诉讼请求,这张40万元的借据官司就变成了一起典型的民间借贷纠纷了。中山区法院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在这起民间借贷纠纷中,柯金珠作为林良约的代理人向吴建昌出具的借据是七匹狼公司的格式文本,全是打字件,柯金珠作为客户代理人去拿货必须要签字。首先这个借据本身约定的‘逾期金额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收取资金占用费’内容就不符合民间个人借贷的习惯。中山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吴建昌是七匹狼公司的高管,与林良约的那张100万元欠条一样,这40万元借据是为公司收取款项的便利才以他个人的名义出具的,这证明原、被告之间的借款纠纷是七匹狼公司的商品定金,而不是两个人之间的民间借款。最后,中山区法院作出判决,以林良约夫妇提供的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而原告吴建昌提供的证据不能取得优势证明力为依据,驳回了后者的所有诉讼请求。七匹狼公司下面的经销商圈子并不是很大,一部分人对我们的官司内幕十分清楚。当林良约夫妇第三次走出法院的时候,他们说,他们真正领教了七匹狼公司那条男人不只一面的经典广告词的厉害。我们和七匹狼公司间的业务往来都被要求打入像‘吴建昌’这样的个人账户上,这是严重违反财务规定的。

  

双重身份

  

不过,在林良约看来,七匹狼公司的这种双面性不仅体现在账务管理上,还体现在七匹狼公司的高管身份上。

  

在林良约夫妇与七匹狼公司合同纠纷的官司中,吴鸿达和吴建昌这两个人频频出现在各级法院的判决书中。

  

记者在调查中注意到,在晋江市人民法院下达的(2009)晋民初字第3109号以及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2010)泉民终字第1165号判决书中,吴鸿达的身份均为泉州市七匹狼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而在大连中山区人民法院下达的(2009)中民初字第4580号判决书中,吴建昌的身份系泉州市七匹狼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的高管,而七匹狼公司在2009年1月5日出具的一份证明中,也证明吴建昌先生自2005年4月起在我公司任职,系我公司高管 。

  

他们俩实际上是同一个人。林良约经过长期调查后表示,他的代理律师通过法律途径取得的许多证据表明,吴建昌身份证上的照片与吴鸿达本人一模一样,这张身份证影印件的有效期显示为2006.08.01-2026.08.01。

  

与此同时,林良约还提供给记者另外两份证明材料,分别是吴鸿达持有的菲律宾护照影印件和吴建昌的名片,他说,请专业人士比对鉴定后,认为吴鸿达和吴建昌其实就是一个人。而在林良约提供给记者的一张吴建昌的名片上则清晰地印着:吴建昌(鸿达),泉州七匹狼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

  

所以,无论‘吴鸿达’以七匹狼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告我,还是‘吴建昌’以七匹狼公司高管的身份告我,其实,都是一个人在告我,也都是七匹狼公司在告我。林良约认为,七匹狼公司此前之所以在那份证明上把吴建昌身份表述为公司高管,其实就是为一案两告埋下伏笔。

  

为了进一步核实林良约与七匹狼公司的纠纷,记者10月20日先后致电吴建昌本人和七匹狼公司。吴建昌本人的两部电话均无法接通,记者发去短信以示身份和目的也无回音;而记者通过114查得的七匹狼公司数部座机电话中,只有一部物流部门的有人接听,一位陈姓男子表示,公司有严格管理制度,需向上级汇报。但直至11月初,记者也没有获得任何相关回复。

  

11月3日上午,记者再次致电七匹狼公司,该公司销售部一位张姓经理表示,七匹狼公司自始至终都没有过错,即使是公私账户混用也不存在任何问题,因为,如果不同意这种做法,林良约在一开始就应该提出异议,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至于七匹狼公司董事长吴鸿达和高管吴建昌身份存疑的问题,该张姓经理表示,她不太清楚,需向董事长本人求证。不过,该张姓经理同时表示,如要采访,本报记者需以特快专递形式将加盖单位公章的采访函寄至七匹狼公司。3日下午,本报记者将采访函寄出。

  

在采访函中,本报记者主要围绕两大焦点问题向七匹狼公司提出采访核实,第一,七匹狼公司与经销商林良约先生的100万货款为何要变相签具在该公司高管吴建昌个人名下,七匹狼公司此举是否存在偷漏税之嫌?第二,林良约先生提出的七匹狼公司法定代表人吴鸿达董事长和七匹狼公司高管吴建昌实为同一个人的说法,希望七匹狼公司就此事拿出相关证据加以澄清和说明。

  

11月9日,七匹狼公司对本报采访以特快专递的形式做出了寥寥数语的回复:贵报2010年11月6日的采访函收悉。因此事已经法院判定,所询问的问题判决书均已表明,故附去法院一审、二审判决书复印件各一份,请参阅。

  

记者经过比对发现,七匹狼公司提供的法院判决书复印件内容与林良约先生提供给记者的两份判决书复印件完全一致。但记者通阅了数遍判决书内容,均无法找到有关七匹狼公司法定代表人吴鸿达董事长和七匹狼公司高管吴建昌的身份是否为同一人的佐证。而关于七匹狼公司为何要把林良约先生的100万货款签具在吴建昌个人名下以及外界质疑此举涉嫌偷漏税的问题,只在(2009)晋民初字第1165号的判决书中略有表述,大意是林良约先生与七匹狼公司之间所主张的欠款数额之所以差距很大,主要是因为七匹狼公司的账务管理存在瑕疵所致。

  

狼友反目

  

和七匹狼的官司简直就是一场噩梦。林良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事实上,作为合作经销商,与七匹狼公司有着类似纠纷的不止林良约一个人。

  

公开报道显示,2009年末,七匹狼公司将其山西总代理王胜利告上法庭,理由是王胜利拖欠300余万元货款。据报道,从2007年6月份开始,由于货品滞销,王胜利与七匹狼公司多次交涉,对方的态度与合作初期相比,来了个180度大转变,对所有的承诺一概不认,反而以拖欠货款为由停止发运2007年秋冬货品,并单方面终止了原本2009年12月31日才到期的合作。王胜利多次到公司协商,但七匹狼公司态度强硬:要么给钱,付清全部货款;要么让王胜利打一个700万元的现金借条,并且借条是打给七匹狼公司董事长吴建昌个人的,王胜利对此断然拒绝,谈判破裂!不久,七匹狼体育用品公司令王胜利将所有货品全部退回再作处理。

  

2009年,七匹狼公司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王胜利拖欠货款为由,要求王胜利夫妇支付3831375元的货款。从一开始我们就落入了一个陷阱。王胜利的妻子潘琳说:七匹狼公司名义上说要和我们成立山西分公司,但在所有的文件中从不加盖公章,只让总经理董玉雄签字。

  

没有加盖公章的《备忘录》让王胜利和潘琳非常被动。虽然王胜利提供了双方联营合作中一直以山西分公司经营往来的证据,但法院依然认为,双方签订的《备忘录》虽有合作关系,但与本案的买卖合同货款的结算是两个法律关系。2009年8月21日,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王胜利、潘琳偿还货款3831375元。王胜利、潘琳不服一审判决,随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2009年11月26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王胜利和潘琳请了著名公益诉讼代理人郝劲松作为自己的诉讼代理人。郝劲松认为,七匹狼体育用品公司作为知名品牌应该严格遵守法律,作为公司,收款却让加盟商汇入私人账户,而且不开发票,有偷漏税之嫌,签署合作意向时以公司名义签署,打起官司来,却又声称备忘录是公司总经理董玉雄与王胜利的个人行为,把公司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违背了诚信的商业道德。此案最后并没有通过司法渠道解决,而是以私下调解的形式得到了处理。林良约的代理律师吴建军在10月31日晚向记者传递了这个消息。

  

而事实上,与七匹狼公司有关的纠纷并未从此中断。据报道,2010年初,山东代理商曹某与七匹狼公司发生纠纷,原因是他想退出合作时,七匹狼公司拒绝退还当初5万元的加盟费。此事受到人民网的关注。按照当时双方承诺,签订合同之后,七匹狼应承担扶持我开设独家专卖店,清理山东某地级市其他加盟商的义务,但是近3年来,这样的承诺从未实现。曹某称,当时七匹狼公司给出的承诺是,一个城市只会有他一家专卖店,但最后的结果是,一个城市往往有好几家所谓的专卖店,被忽悠的人不止我一个,许多人在付了所谓的加盟费后,草草签订合同,最后都成了所谓的独家代理。

  

继续上诉

  

从辽宁的林良约夫妇到山西的王胜利夫妇,再到山东的曹某,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七匹狼公司陆续与旗下部分加盟狼友反目成仇,甚至对簿公堂。

  

实际上,从最初开始,七匹狼服装通过齐秦鲜明的都市男人形象,准确传达了七匹狼的品牌个性魅力,相信自己,相信伙伴、男人不只一面等广告词更使狼性品牌文化内涵在消费者心目中影响深远,可如今七匹狼公司与旗下加盟商的纠纷让相信自己,相信伙伴这一广告语颇具讽刺意味。

  

东北商业网投资人兼首席执行官于群认为,中国加入WTO后与国外成熟品牌比差距很大,所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国内品牌投入精力与财力弥补自身管理与营销模式不足,尽快与国外品牌抗衡成为服装行业内有志者的一致诉求。在美国,著名品牌早已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商业标志,而演变成一种信念和文化的象征。

  

10月31日,林良约给记者打来电话,他说,他已经把自己和七匹狼公司的官司以再审申请书的形式递交到了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法院已经正式受理。我们在大连胜诉后,七匹狼公司应该自知理亏的。大连胜诉后的8月25日,林良约曾以妻子柯金珠的名义给福建七匹狼集团总裁周少雄发去了一封言辞恳切的求助信,并附寄了多份证据材料。眼下,我已是山穷水尽。林良约最后说,这是他反映给七匹狼集团总裁周少雄最真实的境遇描述。首席记者 于江涛 记者 谭晓刚

本文由服装搭配培训_最新服装新闻,品牌大全_奥奇佳服饰网发布于品牌快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双面”七匹狼 (图)

关键词: 品牌快讯